“在多重因素影响下,能源安全近中期应置顶优先

“在多重因素影响下,能源安全近中期应置顶优先
“在多重因素影响下,能源安全近中期应置顶优先。”厦门大学能源学院创始院长李宁近日在“新形势下的能源安全挑战及发展路径展望”主题研讨会上表示,当前在各种深层次矛盾的交叉作用下,各国形势陡然发生变化,俄乌冲突、世界隔离、通胀高企、资产缩水等各项危机接踵而来,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急剧上升,与其他安全一起占据了首要位置。今年以来,地缘政治因素引发包括石油、天然气、煤炭在内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能源持续稳定供应的风险显著上升。随着俄气断供风险迫近,欧洲多国重新审视其能源安全战略,延长了燃煤发电的时间表。国际能源市场因俄乌冲突变得更加复杂,也给我国能源供应和价格稳定造成挑战。据澎湃新闻统计,今年以来已召开的19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有8次提及保障电力稳定供应或保能源安全。我国如何兼顾能源市场安全稳定和能源转型?如何避免出现“拉闸限电”?在由绿色金融60人论坛、上海金司南金融研究院主办的前述研讨会上,多位行业专家对相关话题予以剖析。中电联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志轩在会上表示,能源安全是以供应安全为核心,以绿色(环境、低碳、生态)和经济要素为约束的整体。能源消费在近20年快速提高,煤炭消费比重持续下降,但依旧是我国能源消费的主体。随着双碳政策逐步落地,煤电占比将进一步下降。截至2021年末,煤电虽然依旧占我国总发电量的60%,但是煤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较2010年分别下降了18%和22%。“能源消耗不会突然下降或者突然升高,能源结构的转变也不会一蹴而就。”王志轩认为,虽然目前低碳电力发展迅猛,但是我国的电力系统仍然处于高碳水平,未来随着我国煤电机组效率不断提高,电力行业的碳排放强度会逐步下降。未来煤电占比能否下降、以何种速度下降?这需要在能源结构安全、供应链安全、技术安全、生产安全等方面做好保障。发生于2021年9月中旬的一场全国大范围限电广为关注。对于煤电在未来电力系统中的地位,近年来业内不乏争议。限电风波在一定意义上敲响了警钟:短期内,煤电仍是我国电力系统的压舱石。但长期看,要实现双碳目标,能源是主战场,电力是主力军。在构建面向碳中和的新型电力系统进程中,须同时处理好清洁低碳发展、电力供应安全和系统转型成本三者之间的平衡关系。王志轩谈到,造成拉闸限电的直接原因,从电力角度来看,一方面是煤炭不足,另一方面是煤炭价格高,而造成缺煤、限电的根本原因是能源投资结构多年的巨变,“一般而言,电力系统较大面积和系统性缺电,都不是短时产生,而是问题的积累。”比如自2006年起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快速增长,全国火电投资、主要是煤电投资占电源投资比重由70%下降到2018年不足30%。煤电的增长并不只是保证国民经济发展对电能的需求,同时还要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以支撑消纳随机性、波动性、不稳定性的新能源电能。在坚定不移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而新型储能设施还不能到位的情况下,煤电机组依然要承担起灵活性调节任务,以及对电力、电量整体平衡发挥基础性作用。但煤炭投资下降较快,叠加煤炭产量等各方面因素联动,就造成了局部地区电力短缺的现象。由于一些地区对于煤电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和兜底保供任务重视度不够,加之受局部出现的运动式减碳影响,也是造成拉闸限电的原因之一。王志轩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对于煤炭和煤电的发展有了新的认识和政策部署,政策已经明确,根据发展需要合理建设先进煤电,保持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必需的合理裕度,加快推进煤电由主体性电源向提供可靠容量、调峰调频等辅助服务的基础保障性和系统调节性电源转型。“我们对煤电的看法应有准确的定位,既不能偏左,也不能偏右。虽然我国新型储能的建设正在兴起,但是和煤电的作用不能完全等同;同时,也要明确,不能因为煤电是目前能源安全的重要措施,就认为需要无限制地建设煤电,而是要严格控制煤电的新建。”李宁在发言中称,能源转型仍然属于长期能源安全的重要内涵,俄乌冲突给中国能源安全带来了挑战。虽然21世纪以来我国在能源体系优化方面付出艰苦努力,但是目前中国的能源结构仍以煤炭、石油为主。在“十四五”规划中对可再生能源生产和消费的大力支持下,我国长期的能源安全将有所改善,但是短周期内的挑战非常艰巨。谈及欧洲当前能源危机的出路,他认为,有可能是通过各种途径以转卖油气的形式来补充能源缺口,也可能会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和降低消耗来做一些应急响应;或者像美国加大液化天然气的能源使用占比,又或者从非洲其他国家加大天然气的进口。但是使用天然气的配套设施如管道、加气站等的建设需要时间,可以考虑适当推迟关停核电站,煤炭的使用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是无法避免的。捷诚能源公司执行董事闫建涛从油气角度剖析了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转型的影响。他认为,在影响全球能源转型方面,俄罗斯和乌克兰毫无疑问是全球大宗商品主要的资源和供应国,同时也是新能源设备制造所需矿产资源的主要供应国。电动车以及风、光、电等新能源的不断发展,毫无疑问会加快整个能源行业从煤、油、气向矿产资源的转变。长期以来煤、油、气主要是作为燃料来使用,尤其是在交通行业,未来煤、油、气会越来越多地用于化工材料和原料。闫建涛表示,如果从1850到2100年这么长时间,地表升温不超过2℃,2050年石油需求会从今天的1亿桶/天,降到4000万桶/天,这其实是上世纪70年代的水平;而天然气的需求也会降到2009年的水平。“其实油气资源还会与所有的能源共存,未来至少到2050年还会具有相当规模。俄乌冲突改变了整个能源的格局,我们也期待石油行业积极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