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市民陆某的家庭自用车辆用于运送快递,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为由拒赔,保险公司被诉

南通市民陆某的家庭自用车辆用于运送快递,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为由拒赔,保险公司被诉
南通市民陆某的家庭自用车辆用于运送快递,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为由拒赔,保险公司被诉。经一、二审法院认定,保险公司被认定有违最大诚信原则,被判向被保险人赔偿。7月2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江苏南通启东市法院获悉,近日南通中院二审驳回保险公司上诉,维持原判,保险公司需向被保险人赔偿25万元。2021年5月,陆某驾驶小型面包车通过交叉路口时,与杨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致杨某受伤,两车受损。陆某在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200万元。因赔偿数额未达成一致,陆某起诉保险公司,要求进行赔偿。保险公司辩称,陆某对案涉车辆以家庭自用性质投保,但却将案涉车辆用于运送快递,存在改装、改变车辆使用性质,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启东法院审理认为,陆某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事实法院予以认可。但投保人必须依赖保险人的说明才能完全了解保险合同的内容。通过陆某提供的续保时与经办人的通话录音显示,在陆某明确告知车辆用于运送快递的情况下,保险公司经办人并未告知车辆使用性质对于保险费率存在影响,且陆某继续以家庭自用性质投保时,保险公司仍予以审核通过。故本案属于“虽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但增加的危险属于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预见或者应当预见的保险合同承保范围,不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情形。因此,法院认为,保险公司要求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责,有违最大诚信原则,法院对其抗辩理由不予支持。最大诚信原则是诚信原则在保险法中的体现,要求保险活动当事人须向对方充分而准确地告知和保险相关的重要事实。保险活动中对当事人诚信的要求高于一般民事活动。这一原则更多地体现为对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法律约束,当投保人违反该原则时,保险人可解除合同或请求确认合同无效。承办法官向澎湃新闻介绍,在日常生活中较为常见的还有私家车用于网约车发生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拒赔的情形,拒赔理由是否成立,还需综合考量车辆的实际使用性质、用途、使用范围、危险程度以及保险公司是否尽到提示说明义务等等因素。